您好!欢迎访问米乐!
专注精密制造10载以上
专业点胶阀喷嘴,撞针,精密机械零件加工厂家
联系方式
096-715089420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案例展示 > 医疗行业 >

医疗行业

米乐|安徽舒城:水利工程七门堰——悠悠古堰二千年 刘氏三公创泽舒!

更新时间  2022-05-19 00:49 阅读
本文摘要:作者:许昭堂、许昭国七门堰,是中国汉代时期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位于入巢湖主河流杭埠河上中游,舒城县境内七门山下,距今已有二千年多历史,是中国最古老的水利工程之一。古代著名水利工程——七门堰七门堰得名于七门山,七门山是舒城县境内名山,《读史方舆纪要》载:“七门山在县西南三十五里。 山滨大溪,下有古洞如门者七,及七门堰上源。”七门山又称七门岭,因主岭在新街乡境内,今称新开岭。

米乐m6

作者:许昭堂、许昭国七门堰,是中国汉代时期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位于入巢湖主河流杭埠河上中游,舒城县境内七门山下,距今已有二千年多历史,是中国最古老的水利工程之一。古代著名水利工程——七门堰七门堰得名于七门山,七门山是舒城县境内名山,《读史方舆纪要》载:“七门山在县西南三十五里。

山滨大溪,下有古洞如门者七,及七门堰上源。”七门山又称七门岭,因主岭在新街乡境内,今称新开岭。

新开岭(泉源:《舒城县志》)据《汉书》纪录,高祖七年(前200年),刘邦封其伯兄子刘信羹颉侯,食邑于舒。《史记》对刘信封羹颉侯,有这样记叙:“高祖兄弟四人,长兄伯,伯早卒。始高祖微时,常辟事,时时与来宾过巨嫂食。

嫂厌叔,叔与客来,嫂详为羹尽,栎釜,来宾以故去。已而视釜中尚有羹,高祖由此怨其嫂。及高祖为帝,封昆弟,而伯子独不得封。

太上皇以为言,高祖曰:‘某非忘封之也,为其母不父老耳。’于是乃封其子信为羹颉侯。” 刘信来到舒城,视“舒城水源出于西山之峻岭,势若建瓴”,据《舒城县志•沟渠志》纪录:“于七门岭下,阻河筑堰,曰七门。

开渠建闸,引河流东北,载之平陆,条分支贯,灌田八万余亩。”同时,他还在七门岭之东(即七门堰灌区下方),修筑了乌羊堰灌田一万余亩。“片曹 片责 堰灌田两万余亩。

七门堰、乌羊堰、片曹 片责 堰,史称“七门三堰”。明代宋骥《过七门堰诗》赞颂:“汉侯食邑古南舒,此是仁民第一渠。

千载经行叹遗迹,丰功不愧史臣书。”舒城县古七门三堰示意图(泉源:《舒城县水利志》)西汉初年的羹颉侯刘信是七门三堰的开发首创人、始基者,这是可信无疑的。

另有两个文物实体可以辅证。其一,在县境内有“羹颉城”。

《读史方舆纪要》记述:“在县西北三十里。相传汉高帝封兄子信为羹颉侯,食邑于舒,此城为信所筑。

”为纪念他,后人称此城为羹颉城。城早圯,遗址尚存,并在遗址上常出土战国至汉初的陶器文物。

其二,《舆地纪要》称:“汉羹颉侯墓,在舒城东北三十五里,俗称王冢”,因刘信所封列侯,故称“列侯冢”;又因墓冢又高又大,民间称为“舒王墩”。开国后,因行政区划调整,今“舒王墩”位于肥西县境内四合村所在地。20世纪90年月出书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名词典•安徽卷》作为古墓将其录入:“舒王墩,在肥西县上派西南22.5公里,合(肥)安(庆)公路北侧。

为西汉羹颉侯刘信墓。因刘信‘食邑于舒’(今庐江、肥西、舒城一带),俗呼其舒王。传墓南即羹颉城。

刘信生前兴修七门堰,舒地民众世代得利,在舒王死后,为其堆冢如山。墓周遍植松柏,十分壮观。

冢高33米,占地约4220平方米。已经由二千多年风雨剥蚀,是江淮有名的古墓之一。”在《肥西县志》亦有类似详细的记述。舒王墩汉墓(泉源:@历史有效课堂研究)东汉末年,曹操实行屯田,派刘馥为扬州刺史,《太平寰宇记》载:“守淮南,大开稻田”,其时,七门堰因为年久失修,水利险些全废。

据《舒城县志•沟渠志》纪录,刘馥循汉羹颉侯故迹,“修筑断龙舒水,灌田千五百顷。”《三国志•魏刘馥传》纪录,刘馥一到合肥城,便设立州治,建学校,“广屯田,兴治芍陂七门、吴塘诸堰,以溉稻田,官民有蓄。”《庐州府志》引《舆地纪要》:“魏刘馥广屯田,兴治七门堰,利民甚溥。

”刘馥对七门堰的治理也是有功的。刘馥(泉源:图片网)历史上第三次大规模兴治七门堰水利是在明代宣德年间(1426)。《舒城县志》纪录,县令“刘显修复之为荡十又五,又分闲忙,定引水例,董以堰长,民至今遵行之。”“事课农桑,增开水利,”他除对七门堰水利工程举行了“细增疏导”,扩大了浇灌面积外,还制定了一套蓄水、放水、用水的治理制度。

据《舒城县志》载:“刘显江西丰城人,登乙科,宣德年知县,事课农桑,兴学校,增开水利,高下合利,刚廉得民,隐听讼,讲学士民环听,实惠在民,邑人颂之,与汉刘馥从祀羹颉侯祠。祠曰三刘并入祀。

”(延伸阅读:安徽舒城:老城志|曾廿专祠布龙舒,千年沧桑再无寻)七门堰进水闸(泉源:《舒城县水利志》 摄影:朱哲树)自刘显以后的几百年间,对七门堰的水利工程另有频频更治,现在有据可查的,如《舒城县志》纪录的“明弘治癸亥年(1503年),亢阳无雨,舒民以堰久不治诣郡控诉太守。”郡守马汝砺、知县张维善令义官濮钝之率民整修龙王、三门等荡,引水坑旱,获丰收;万历乙亥年(1575年),知县姚时邻治农主簿赵应卿“舍田野,历险阻,偏故老田叟而诹之,直穷水之故道。

”于猪板山下筑十丈陂,相同七门堰,扩大浇灌面积。清嘉庆初(约公元1706年),舒人高珍,开引水渠,“北通七门堰,以资下十荡忙水之利。”但他们所举行的都是局部工程,其规模和影响力,均不能与刘信、刘馥、刘显所缔造的业绩相提并论。

米乐m6

七门堰渠首(泉源:《舒城县志》)七门堰不仅具有历史悠久,工程浩繁的特点,而且在水利科学史上积累了极其富厚的履历,这是我国古代庖感人民革新大自然的智慧结晶。明代盛汝谦在《舒城县重修水利记》中说:“舒为江流要道,庐郡塞邑也,西去层峰萃起,山赞峦秀拔,绮绾乡错,联岚四匝,若为境保障,而水利源头出是西山峻岭之下,势若建瓴,飞跃瓦解,汪洋浩荡,而民告病。羹颉侯分封是邑,直走西南,见山滨大溪下,有石洞如门者七,乃分为三堰,别为九陂,潴为十塘,而垱而沟而冲也,灌田二千余顷,而民赖以不病。

延至三国时,汜滥如故,而民复病。得魏刘刺史公馥,重加修筑,而民赖以不病。

迨及明时,而民复病,得蒙城刘公显细增疏导,而民赖以不病。……”。

米乐

他对七门堰的历史简要作了一个概述。明吏部尚书秦民悦在《重修七门堰记》一文中写道:“七门、乌羊、片曹 片责 三堰,分治为陂为荡为沟凡二百余所,浇灌沐邑之田至二千顷之上,譬之人身脉络自泥丸至九窍百骸下抵涌泉,无运不届者。

”这就是说,刘信在兴建“七门堰”时,能根据自然界的客观纪律,因势利导,使用陂、荡、塘、沟,形成了一个自流浇灌网,这在二千多年前是难能难得的。但刘信仅是一位组织者,详细实施者还是那些不见经传的劳感人民,它反映了我国古代庖感人民具有智慧才智,富有缔造的精神。

东汉末年,刘馥在重修七门堰时,不仅注意扩大浇灌效能,而且还把引水浇灌、防洪排涝联合在一起。如对乌羊堰的治理就是一例。他思量到乌羊堰上游“沙湾之地利在泄水”则“不必治其源,但当疏其委矣。

”所以志书记截,“兴利莫先于七门、片曹 片责 诸堰,浅者睿之,塞者疏之,倒灌者闸之,泛滥者堤之,则利兴矣。”这就说明我国古代庖感人民在不停实践中积累了富厚的治水履历。到了明代,经由全面治理的七门堰,已形成了苏家荡、蛇头荡、洪家荡、银硃荡和黄鼠荡等为上五荡,以三门荡、洋萍陂、八稜沟、黄泥荡、大格荡、新荡、马饮荡、焦公荡、柳叶荡和鹿角荡等为下十荡的浇灌系统。

把浇灌和蓄水精密地联系在一起,这实际上也就是现在所说的“长藤结瓜。”其时,还制定了“上五荡用忙水,”(自夏历四月月朔至七月底称为忙水),“下十荡用闲水”,(自夏历八月月朔至次年三月底止引蓄塘水浇灌称闲水)的用水制度。同时还划定了用“正伕水”(即全使堰水的田亩)和“挂伕水”(以塘水为主堰水次之的田亩)的水费征收尺度。

虽然每年忙闲水区分严格,可是互不调剂,往往上余下缺,一到用水季节,常发生械斗。然而治理制度的完善,一般能“使强者不得过取,弱者不至失望,”所以“虽旱魃为虐,他邑则受其害,此则时栽芸耨,坐庆西成。

”比力充实地发挥了七门堰抗旱浇灌作用。清人高华在《三堰余泽赋》中写道:“山庄日丽,蔀屋云兰,田分上下,亩尽东南。谛郭公之宛转,闻燕子之呢喃。

一犁碧浪,叱乌犍到处,畦分(封)布,千顷青畴,飞白鸟村村,水护烟含,竚看秧马行来行行队队,却听田歌颂去两两三三。盖由源泉不竭,涵濡有余。

惠泽灌千区恍接巢湖之水,恩波流万世若随仙令之车。”这里把其时农村现实形貌得如此一片升平,固然未必恰当,但确也描绘出七门堰灌区农村的绮丽风景,说明七门堰的水利工程为杭埠河中下游地域的农业生长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因此,历史上称七门堰为“三堰余泽”是有一定原理的。清人芒文缜所作《三堰余泽诗》:“泉流滔滔岂无源,三堰由来出七门,浇灌千畴资重利,涵濡百世沐深恩,湿润嘉禾绿颍蕃,每向城东颙望处,故侯庙祀至今存。

”可谓勤心于民,以兴万世之利。所以舒地后人,世世代代,遭受其利,不忘其恩,曾于七门堰口制作了“三刘祠”(刘信、刘馥、刘显),刻石立碑,赋诗作记,以作永久纪念。

延伸阅读舒城故事:七门堰——千年古堰的传说!作者:许昭堂、许昭国(作者授权揭晓)运营:束文杰编辑:束文杰制作:町甽融媒体事情室。


本文关键词:米乐m6,米乐,安徽,舒城,水利工程,七门,堰,—,悠悠

本文来源:米乐-www.ssmtea.com